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拈花和尚

www.ceobm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吾之名广行也,号拈花和尚、艺僧。十岁始奉佛,尝游五台、云居、青原诸山。后于扬州文峰披鬀,读于姑苏灵岩,止单至沪上玉佛禅寺。有佛曲《空谷禅韵》舞台剧《人间弥勒》与微短剧《学僧》略有人知,素好读书,冶游,旷性而怡情。然性内底里犹定之,如汤之沸,内冰冰之,或与我久者能知此矣!

网易考拉推荐

人 间 弥 勒   

2009-10-30 14:51:32|  分类: 原创剧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人 间 弥 勒

 

核心主题:教育世人把功名富贵、妻妾儿女作为人生的根本去最求往往是徒劳而枉费心力的。

 

 

人 物 谱

 

布袋和尚:弥勒菩萨的化身。乐善好施,和蔼可亲。

赵员外:五十岁左右,极度追求物质、名誉,并把功名富贵、妻妾儿女作为人生根本去追求的封建大家长。

赵夫人:五十岁左右,顾全大局,端庄温婉,富有同情心。

赵富贵:赵家少爷,二十岁左右,不计贫富,感情专一。

彩云:赵府丫头,二十岁左右,原本是千金小姐,家道中落而被迫为人奴婢,天生美丽善良。

阿明:赵府管家,五十岁,世故,但骨子里却极具同情心。

家丁甲:见利忘义,贪财好色。

家丁乙:贪图钱财。

 

楔  子

 

出场人物:布袋和尚、彩云、阿明、家丁甲、家丁乙

时间:唐朝末年

地点:庄下村(赵府门外)

 

{喜庆的唢呐音乐响起,舞台灯光渐亮}

{阿明帮彩云拎着包裹,彩云跟随其后,抽抽泣泣的从府门里出来}

 

阿明(安慰):姑娘呀!常惦念夫人和少爷对你往日的恩,以后自己个儿多多保重吧!

彩云:明伯,就不能再求求夫人,不要让我走吗?

阿明:哎,少爷如今变成这个样子,如果老爷知道这其中的来龙去脉,那你可就在劫难逃了,凡事要想的周全,包里有夫人给你的几两银子。你快走吧!(阿明将包裹交给彩云,彩云接过来,搂在怀里。)你说这是造的什么孽呀!少爷大喜的日子,可是却……唉……

彩云(掩泣):万不该,都是我的祸。

阿明(无奈):唉…{阿明入府关门,下}

彩云:(怔怔的站在当地,转身又去敲门)

阿明:(后台音:走吧!走吧!离开这是非之地吧!)

彩云:唉!(徘徊几步,委屈的蹲坐在路边。)我怎么可以作这样无情无义的人呢?我不能走。

 

{家丁甲偷偷从门缝探出头来,看到彩云蹲坐路边,一脸奸笑,回头招呼家丁乙,两个人掩好门出来。来到彩云身边。}

 

家丁甲:(咳嗽一声)

彩云:(抬头看到家丁甲,擦擦眼泪,脸露诧异神色)怎么?夫人不赶我走了吗?

家丁甲:想的美,你把少爷弄成如今这步田地,老爷也是半疯半癫的,这一家子迟早要完蛋,俗话说树倒猢狲散,个人谋个人的生计,你这不是溜的比谁都快了。

彩云:我没溜!我不是溜。

家丁乙:别,别跟他多废话,快把夫人给你的银子交出来。

彩云:什么?银子!(揽紧怀里的包)

家丁乙:少装蒜,我们偷偷看见了,就是管家刚才给你的银子,就在这儿包里是不是。(动手去抢)

彩云:老爷还在,大家都是下人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忘恩负义。

家丁甲:哈哈!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忘恩负义!

彩云:(冲着门里喊)明伯!明伯!

家丁甲:(急忙上前捂住彩云的嘴巴)我让你喊。(把他拖到舞台的一侧)

家丁乙:(抢过彩云手里的包裹,抖搂开来,几块银子散落于地,他兴奋的捡起。)嘿嘿,这下发点小财啦!

家丁甲:(瞥了一眼家丁乙手里的银子)妈的,这么少。

家丁乙:这有什么办法?知足点吧!

家丁甲:这次得手的分量也太少了,不如让彩云陪陪咱爷们,往日都是看他跟大少爷厮混,今天咱爷们也过过瘾。

家丁乙:咱是劫财的不是劫色的。

家丁甲:哪里,现成的便宜不占不是吃亏吗?。

家丁乙:咱是劫财的不是劫色的,还是打量着弄点银子再说,有了银子什么都有了。

家丁甲:(放开捂住彩云的手)咦!我倒有个主意?你看彩云这姿色,如果送到曹妈妈那……

家丁乙:是是!你是说……(脸露奸笑)

彩云:(挣扎)你们想干什么?

家丁甲:谢谢爷吧!我们怕你可怜,给你找个吃饭的地儿。

家丁乙:对!吃饭的地儿,那地方灯红酒绿,看不尽的,吃不尽的好处。

彩云:(死命的挣扎)我不要!我不要!

 

{布袋和尚背拖一个大布袋,慢慢走上台来。}

 

布袋和尚:(向家丁二人摆手)让路,让路,别耽误我搬东西。

家丁乙:呀!你和尚发财啦,怎么化缘出这么一大包东西,里面装的什么?

家丁甲:是呀!不会是银子吧!倒出来我们看看。

布袋和尚:怎么?要是银子你们还打劫我和尚不成。

家丁甲:废话!是好东西都给我留下。

布袋和尚:若论这包里的东西吗?你们都拿去也无妨。不过这口袋可不能给你,这可是和尚的传家宝。(急忙捂嘴)说漏了!说漏了!

家丁甲:传家宝,什么传家宝,你个穷和尚哪来的传家宝。

布袋和尚:(一副不服气的样子)说你们见识少了,正因为我是穷和尚才更需要传家宝呢。

家丁乙:此话怎讲?

布袋和尚:你看我们僧人嘛!从东家到西家,乞食度日,万一赶上饥荒年,没的处儿化缘,难道眼睁睁饿死不成。我这个传家宝就有这个好处,但凡一思量,里面就能变化出东西来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要什么有什么,和尚不贪,每次化不到缘就自取些食物。

家丁甲:(踢了一脚家丁乙屁股)这疯和尚说他的口袋能变得出东西,你去试试。

家丁乙:(抢过布袋和尚手里的口袋,手往里摸)奶奶的,看似鼓鼓囊囊,其实什么都没有呀!

布袋和尚:你干什么?

家丁乙:(大声说道)给我变点银子出来,给我变点银子出来。(手从口袋里掏出来,果然多了一个金灿灿的元宝)啊!真的。

家丁甲:(眼睛也是一亮,放开怀里的彩云。)我来试试,银子,银子,(手伸进口袋又掏出来,果然又多了一个金灿灿的元宝)

彩云:(得脱家丁甲的纠缠,赶忙跑到布袋和尚身边)师父救我。

布袋和尚:(笑呵呵的,做了手势示意她小声点)

家丁甲:(眼珠一翻,兀自把口袋拖到舞台的一边,头和手都伸进口袋里摸索)呀!银子,美人,房子,哇!都有。

家丁乙:真的,让我也看看。

家丁甲:(把头从口袋里伸出来)去去,给我在外面望风。

家丁乙:每次都是我望风。

家丁甲:反了你了,让你望风就望风。(又把头和手伸进口袋,慢慢整个人都钻了进去里)

家丁乙:(在旁边焦急状)怎么样?里面怎么样?

家丁甲:(口袋里说)银子……美人……

家丁乙:真的!果真这么好。(回头看看布袋和尚)

布袋和尚:口袋还没还我,我不跑。

家丁乙:哦!(擦擦手掌)我也进去看看。说着也钻进了口袋。

家丁甲:(口袋里说)不是让你望风吗?

家丁乙:(口袋里说)我进来看看。

家丁甲:(口袋里说)算了,有了这宝贝,那和尚和彩云休管了,你看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的。

家丁乙:(口袋里说)是呀!真是金碧辉煌呀!咱们享福啦!

布袋和尚:(悄悄走过去,把口袋的绳口扎好。)你们就在里面做做美梦,呵呵!这人呀!都会给自己准备个口袋,然后又自己钻进去。如果一次投机成功了,自此住手也就罢了,可是你偏偏要想东想西,到头来呀!只能是作茧自缚,不不,是自投罗网,哈哈!

彩云:(赶忙给布袋和尚跪下)师父,您这么有智慧,就救救我吧!

布袋和尚:救,当然救。呵呵!姑娘莫急,待我给你想个万全之策。

 

{灯光暗下}

 

 

折  子

 

出场人物:布袋和尚、彩云、赵员外、赵夫人、赵富贵、阿明

时间:唐朝末年

地点:庄下村  赵府(赵富贵新房)

 

{背景是算盘和钱币的碰撞声,灯亮}

 

{房间尽是大红喜庆装扮,桌子上摆有红烛蜡台,后面还有一个大大的喜字。赵富贵躺在床上,赵夫人守候在旁边,赵员外仰头呆望,管家阿明小心的站立于侧。}

 

赵夫人:儿呀!你不能就这样撇下为娘。(抽抽泣泣)

赵员外:不许哭,我叫你不许哭。

赵夫人:(委屈的把哭腔咽下,但身体还在抽动)

赵员外:哼!什么狗屁郎中,好好的大活人,硬说是不行了。去!(指着阿明)给我请更好的郎中,不计多少银两。(阿明下)

赵夫人:(忍不住还在抽泣)

赵员外:(把桌子上的杯子摔在地上)还哭,我赵府从来只有三种声音,算盘声、钱币声、再有就是笑声,从来就不许有哭声,不许哭。(算盘、钱币的声起又淡下)

赵夫人:(擦擦眼泪)可是儿子成了如今的模样,眼看着就要离我们而去了,我怎能不伤心呢?

阿明:(手拿一张帖子上)回老爷!

赵员外:怎么?这么快就请来郎中啦!

阿明:回老爷,庄家听说我们公子已经不中用了,说不能让他们的女儿终生守寡,发来了退婚的帖子。

赵员外:(生气的抓过帖子,撕的粉碎。)难道我赵府还招不来一个儿媳妇吗?去!给我去找,凡是愿意嫁给我儿子的赏银五百两。

阿明:(准备下)

赵员外:(用脚猛然踹向赵富贵的卧榻)都是你这个孽种,你倒落得清静,你给我爬起来,是我的儿子就给我爬起来。

赵夫人:(吓的赶紧站起)

阿明:(赶忙拦住老爷)老爷!老爷!你这是干什么?

赵夫人:(扑到儿子身上)儿呀!我的儿!原谅你爹,儿呀!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冷(急忙抓住儿子的胳膊)儿子!你的脉搏呢?(惊怪)

阿明:(也赶忙用手探赵富贵的脉搏)还有一丝,还有一丝。

赵夫人:(满地打转)怎么办呀!我的佛菩萨,老天爷呀!

阿明:夫人,小人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,或许他有办法救少爷。

赵夫人:什么人儿?你快说?

阿明:在庄下村的十里八乡都知道有一个大肚的胖和尚,他总是笑哈哈的到处晃荡。听村民说,他乐于扶贫,治病救人,而且法力无边。

赵夫人:真的如此厉害?你晓得这位布袋和尚现在何处吗?

阿明:据说他在岳林寺出家,经常四处游荡,要不我这就去打探打探。

赵夫人:那你快去吧!

阿明:是。(退到台下)

赵员外:(望着床上的儿子发呆)

赵夫人:菩萨保佑!菩萨保佑!保佑我们富贵早日脱险,度过难关。

{阿明与布袋和尚上,阿明前面引路}

赵夫人(惊讶):哎呀!阿明,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师父吗?

阿明:回老爷夫人,这正是我刚才说的那位师父。巧得很,我刚一出门就碰到师父一个人坐在门口。

赵夫人:(赶忙给布袋和尚半膝跪下)师父求求你救救小儿吧!

布袋和尚:施主快快请起,不必多礼。

赵夫人:小儿病倒在床上已有数日,医药无济眼看……(声音哽咽)

布袋和尚:(从容的走到赵富贵床榻之前,轻轻一笑)莫急!莫急!你的根由我知道,正有一番冤孽情债给你消。(回头看看赵夫人)哎呀!令郎的病治起来有些麻烦,

赵员外:(仿佛回过神来)什么要求,你说!

布袋和尚:想救令郎只有用上我祖传的手艺。

赵员外:什么手艺?

布袋和尚:(不慌不忙的从怀里抽出一根红色的丝线)我这招唤作‘悬丝移脉’。

赵夫人:都听过‘悬丝诊脉’怎么你这又出了一个‘悬丝移脉’。

布袋和尚:(呵呵一笑)我这悬丝移脉呀,是将别人的脉息转移到你儿子身上。

赵夫人:果真管用那就试试。

布袋和尚:(略显忧虑)不过这样,别人的脉息转移到你儿子身上的话,那么对方的脉息也就消失了。

赵夫人:也就是说一命换一命了。

布袋和尚:恩,是的。

赵夫人:那好!(语气坚定)用我的,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我儿的命。

赵员外:夫人!哪能用你的命来换呢。(吩咐阿明)去,悬赏,哪个愿意用自己的命换我儿子的命,我重重有赏,要多少银子都可以。

布袋和尚:慢!我话还没说完!

赵员外:你说!

布袋和尚:必须找一个与他年龄相当的人才可以。

赵员外:(指着阿明)你还不快去!

阿明:(准备下,忽然回头)老爷!夫人!我倒想起一个现成的人来。

赵员外:快说!是谁!

阿明:是彩云!

赵夫人:不可!你这是在干什么,我们孩子的命是命,人家孩子的命就不是命了嘛!

赵员外:管不了那么多了!阿明!(指着阿明)快去把彩云叫来。

阿明:(看了看赵夫人)彩云她已经离开赵府了。

赵员外:什么?她是服侍我儿的,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不知道。

赵夫人:冤孽呀!休要再提了。

阿明:这……我去把她追回来(准备下场)

布袋和尚:莫急!莫急!你们说那个的彩云姑娘,贫僧知道她在何处。

阿明:师父,你见过她。

布袋和尚:唉!这个姑娘一直守候在村口,口里念叨什么,生是赵家人,死是赵家鬼,我看她一脸痴茫,好生可怜。

赵夫人:多么有情有义的丫头呀!

阿明:老爷!夫人!我这儿就去给她请回来。

赵员外:快去!快去!

{阿明匆匆下}

赵夫人:(哭泣)冤孽呀,是我们赵家欠她的。彩云怎么说以前也是大户人家的千金,父债子偿呀!来我们赵家为奴,她无微不至的服侍着贵儿,如今又要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,我们赵家欠她的呀!

赵员外:(叹了口气)

布袋和尚:(自语道)事事含佛理,处处有因缘。

赵夫人:师父!此话怎讲?

布袋和尚:今日富贵昨日修,富贵从来不易求;施物济贫存百世,悭吝贪图何曾留。

赵员外:师父说些什么,我听不懂,什么求呀!留呀的。

布袋和尚:百年过客无常主,终如流水东逝去,劝君莫作守财人,自困囚徒不得出。

赵夫人:原来是囚徒的囚,流逝的流,世人都把自己困在功名富贵之中,却不知道这些终将逝去。

{阿明领着彩云上}

阿明:回老爷夫人,彩云找到了。

彩云:老爷!夫人!

赵员外:(望着彩云)事情你知道吗?

阿明:回来路上我已经跟她说了。

布袋和尚:(走到彩云身边,悄声对他说)别忘了咱们的万全之策。

彩云:(点头)

赵员外:快请师父搭救犬子吧!

彩云:老爷!我有一个请求。

赵员外:什么请求我都答应,只要你肯救富贵。

彩云:(跪下)求老爷成全。

赵员外:成全什么?

赵夫人:成全一对共命鸳鸯,就是富贵和彩云,他们早已两情相悦,要不是老爷你逼迫富贵与庄家小姐成亲,富贵也不会伤情昏厥至此。

赵员外:什么!我怎么不知道。

赵夫人:你整日就听你的算盘银钱声,还有那些仆人虚假的微笑,你看看如今府上有了麻烦,他们躲得躲藏的藏,全忘了往日对他们的恩情。

赵员外:不行!万不能如此!(指着彩云)原来都是你这个贱女人害得我们富贵到这步天地,好好的大活人忽然就茶不思饭不想了,活活的熬成这样,我真想把你一棒打死。

赵夫人:(护住彩云)打死了彩云,谁救富贵。

彩云(恳求):老爷,我和富贵是真心相爱的,求您成全。

赵员外(气愤):我的儿子怎么可以娶一个奴婢呢?娶了她,要被外人耻笑的!找一个丫头做妻子,实在是门不当户不对。

赵夫人:从来都是我听你的,这回就听我一次吧!扔掉那些世俗偏见吧!

赵员外:我儿到底中意她什么?比她好的姑娘多的是。

赵夫人:彩云虽然是家道中落,沦落成下人,但她知书达理、心地善良、勤劳能干。我心里早已认她做了儿媳。

布袋和尚:都别吵啦,俗话说有因缘才能相聚,看令郎与彩云倒有这段因缘,再说这悬丝移脉呀!还必须找个与令郎彼此交心的人,这算是天意吧!天不该绝你们令郎的性命。

赵员外:唉!冤孽!昔日生意场上我战胜了彩云的父亲,逼得他们一家沦落,这报应却用我的后辈来偿还。

赵夫人:眼看着富贵命悬一丝,你到底是答不答应

赵员外:唉!(捶胸)我答应,我都答应。

阿明:(扶着富贵)少爷气息十分微弱了。

彩云:(擦擦眼泪)老爷夫人,还是快救少爷要紧!

布袋和尚:是的!是的!

 

{布袋和尚把手里红丝线的一端系在彩云手腕上,另一端系在赵富贵的手腕上。然后口念咒语。彩云身体慢慢软下,富贵渐渐有了喘息,慢慢醒来,转头他看到彩云渐渐瘫倒,费力伸手去抓彩云}

 

布袋和尚:莫动!莫动!(牵动丝线的中间)念了一句‘宗萨叠哈嘛啦兜’

彩云:昏倒在地。

赵富贵:(从床上艰难坐起)这是怎么回事?彩云!

赵夫人:儿呀!彩云为了救你,把自己的脉息传给了你,而自己却……

赵富贵:我不要,我不要, (从床上爬下来)快救救彩云。

赵夫人:(看看布袋和尚)

布袋和尚:人我给你救活了,除非再把你儿子的脉息返还给彩云了。

赵富贵:快把我的的脉息还给彩云吧!

赵员外:不!不!儿子你疯了。

赵富贵:怎么可以用别人的命来换我的命,莫说是彩云了,就是唤作别人我也万不能答应。

赵员外:我有钱……

赵富贵:这世界有好多东西是用金银钱财换不来的。

布袋和尚:(哈哈一笑)富贵荣华终归是过眼云烟,妻妾儿女也不能随你永生而去。

赵富贵:师父,您就救救彩云吧!我们是真心相爱的。

布袋和尚:一切众生都因这颗心而正性命。

赵富贵:什么心?

布袋和尚:贪爱心,你爱她,她恋你,就这样生生死死,反反复复,由此才流转轮回路上。

赵富贵:可是我们凡人现在还断不了贪爱之心呀!

布袋和尚:看淡,惜缘,好好把握当下,既然有缘成为夫妻,就要好好珍惜,,孝敬父母,礼敬三宝,好好为人,共修十善,早日脱离沉沦。

赵富贵:只要彩云能救活,我愿意照师父的话去做。

布袋和尚:(哈哈一笑,你们看,手指彩云)

彩云:(缓缓爬起)富贵!

赵富贵:彩云!你活过来了。(高兴地扶起她)

彩云:其实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听到了,我根本就没有死。

赵富贵:这是为何?

彩云:这是师父的主意,他想的万全之策。

布袋和尚:这不是皆大欢喜嘛!救活了富贵,喜结了良缘。

赵夫人:是的!是的!如此甚好。

阿明:何不给他们正式拜堂成亲,这里不是现成的洞房嘛!

赵夫人:阿明所言极是。

 

{算盘声,钱币声}

 

布袋和尚:什么声音。

赵夫人:我们老爷的嗜好,平生最爱听三种声音,算盘声、银钱声、笑声。

布袋和尚:这跟贫僧的喜好有些相似嘛!

赵员外:师父也……

布袋和尚:我喜欢念珠声、脚步声、笑声。念珠念念心系众生,脚步步步踏着无生,然后才是解脱的笑声。哈哈!(转身欲下台)你们办你们的喜事,贫僧不食酒肉,不凑这个热闹了。

赵员外:师父!师父!

布袋和尚:{走下台}

阿明:师父真是活菩萨呀!

赵富贵:我一定遵守师父的教诲,用心孝敬父母,用心礼敬三宝,用心好好为人,用心共修十善,早日脱离沉沦。

赵夫人:(从桌子上拿起红盖头郑重的给彩云盖在头上)

阿明:这真是皆大欢喜。

 

{切换响起唢呐欢快的音乐,灯暗下}

 

{一束灯光打下,舞台放着一个布袋,布袋里两个家丁在讨论}

 

家丁乙:大哥!我老觉得心里不踏实呢?

家丁甲:怎么了!我们现在要什么有什么,钱,房子,妻妾。

家丁乙:这些东西我们是有了,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是从哪来的。

家丁甲:从哪来的……我不记得了。

家丁乙:我们本来是赵府的家丁,眼看赵府乱作一团,我们趁机打劫丫头彩云,没想到有个和尚拿着一个布袋……

家丁甲:这么多废话,反正这里什么都有,何苦想那么多。

家丁乙:这些眼前的富贵荣华真的属于我们吗?可是我们一直都被装在那和尚的口袋里呀!

 

 

{灯暗下}

{全剧终}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0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